Feed on
Posts
Comments

Category Archive for '雪茄'

COHIBA BEHIKE 52, 54, and 56

對我而言,接近40年的人生中的每個第一次,驀然回首,結果的好壞其實以現在來看其實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倒是每個細節,回想起來印象還是那麼的鮮明,似乎還可以找回當時的感動或是痛苦,想想自己的生活到也是多采多姿,因此期望未來的生活,能再經歷更多有著愉快感動的第一次!  對我而言,第一次永遠都是最難忘的! 我的第一支古巴雪茄就是 COHIBA Robusto; 第一支海放我還讓我差點掛急診的的雪茄也是 COHIBA Robusto; 到目前為止抽過最多的古巴雪茄還是 COHIBA Robusto; 第一次被酒促搭訕還想要進一步發展的經驗,也是因為她看到我手上點了一根 COHIBA Robusto….這些與 COHIBA Robusto 的第一次,讓她成了我最喜歡的古巴雪茄。同樣的,生平第一支雪茄香菸也是 COHIBA (現在好難買啊…),長年的與 COHIBA 的互動,讓我極度熱愛著這個品牌。因此,這些年來,一離開美國,我就會盡量的尋找還沒抽過的 COHIBA 雪茄,任性的買回,獨自的享受,運氣很好,除了 2006 年發行的那 100 盒總共才 4000 支的 Behike 外,沒有留下任何的 COHIBA 遺茄之憾…. 古巴雪茄這些年來的地區限定款雪茄,的確壤古巴的雪茄味道更加的年輕化,層次豐富,也無形的創造了非古巴雪茄無法企及的高牆。在我的經驗裡,雖然力道還有基礎的味道繼續堅持外,順序推出的 COHIBA Siglo 系列就可以看的出 COHIBA 這些年裡力求的改變,讓整體的口感卻是更趨圓融,可以感覺出 COHIBA 在新配方上的用心。而之後的 Maduro 5 系列,更展示出了全新的古巴雪茄工藝還有開發新市場的強烈企圖,是一款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佳作,不客氣的說,就連 Padrón 聞名的 Maduro 雪茄也望其項背。整體來說,COHIBA 的 Natural 茄衣雪茄其實真的沒有甚麼好挑剔的 – 完美的燃燒,剛猛的力道,平衡的味道和口感,如果真的要挑剔的,我只能說就是缺了大衛杜夫雪茄的那份醇度。不過,這麼說似乎對 COHIBA 雪茄並不公平,畢竟,這兩個品牌的訴求還是不一樣的,但,我對雪茄的要求是絕無止境的。這些年來,COHIBA 雖然推出了許多地區限定版的雪茄,倒也是讓我印象深刻,但我那幾年真的很期待,COHIBA 如何能在 Maduro […]

Read Full Post »

從 2010 到現在,短短的四年多裡面,還來不及準備,我的人生卻起了相當巨大的變化。四年裡,記憶中只有忙碌,事實上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心情可以好好的享受一隻雪茄,哪怕只是一隻小的 Corona 也好。話雖如此,為了維持雪茄興趣而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 Humidor 裡面的濕度還有收藏的雪茄照顧好。 因此這些日子裡唯一不變的,還是那件我最在意的,仍在默默且穩定的進行的雪茄 Aging。還好,到現在為止,這些雪茄們讓我看到,我這幾年的付出是值得的,雖然每個禮拜並沒有花很多時間。今天,一件煩心的事情總算解決了,我想,點上一隻 2010 年份的,有故事的雪茄,比較適合現在的心情吧。 找了一下,想了一下,就是這支小鴨嘴了!  2010 La Flor Dominicana Double Ligero – Chiselito,俗名小鴨嘴。數年前這家公司已經更改了茄標,但我還是喜歡這直接傳達多明尼哥之花意境的菸標。

Read Full Post »

                Master Mr. Avelino Lara March 20, 1921 – October 27, 2009         很痛心的,我心中最景仰的雪茄大師 Avelino Lara,在去年的十月二十七日,因甲狀腺癌引起的併發症在古巴辭世。 我心中最鍾情的兩個雪茄品牌:COHIBA & Graycliff,都是大師的傑作。而那些大師親手調配創作的雪茄,她們絕對是永恆而且值得懷念的。 其實這幾年,我有計畫到 Cuba 或是 Bahama 見大師一面,哪怕只是短暫的看到他那爽朗的笑容,聽聽他的聲音,甚至能與他合影。但是,現在,完全沒有機會了。我只能從網路上幾張大師過去留下的照片,緬懷他過去的丰采。後悔,真是後悔,若我早點計畫這趟旅行,或者我就不會留下這個無法彌補的遺憾了。 點燃這根陳年許久的 Graycliff Original Blend,藉著這裊裊上升的香煙,遙祭我心中唯一的雪茄大師 Mr. Lara。 (Mr. Lara 的照片取自於 Cigar Aficionado 網站。)

Read Full Post »

Butane refill adapter for S.T. Dupont Ligne 2 lighter bought from “buzy2” @ eBay 使用內建雪茄燃點器 (雙火苗) 的 S.T. Dupont Ligne 2 打火機點燃雪茄一直是我的習慣。“叮“, “擦“,就是點燃雪茄前必備的儀式,一定得經過這樣的儀式,我才能靜下心來,自在緩慢的點燃我的雪茄,醞釀好期待的心情,好好享受 1 各小時的雪茄時光。從我的第一顆 Ligne 2 開始,我只用 S.T. Dupont 生產的金色丁烷補充灌補充我的 Ligne2 丁烷,畢竟,講究正統也是我個人哲學裡相當重要的一部份。

Read Full Post »

DON MELO CREMAS (4.5″ X 42)

DON MELO CREMAS 外觀: 10.00  結構: 10.00  燃燒: 10.00  煙路: 10.00  味道: 10.00  一致性: 10.00 DON MELO,是一個在宏都拉斯擁有非常久遠歷史的雪茄品牌,且每一批次的雪茄都以小規模生產。在宏都拉斯,許多國內產的雪茄都可以很輕易的在宏國內的雪茄店內購買,但是,唯獨 DON MELO 雪茄只能在宏國內相當少數的雪茄店才買的到,還常常會有買不到的窘境。因為 DON MELO 如此的得來不易,在宏國的銀行業,高階主管都會在每年的耶誕節前備妥 DON MELO 雪茄,作為饋贈行內高級客戶年終的謝禮。因此,DON MELO 代表的不只是一款流著優良血統,更能代表人們誠意的特殊意義雪茄。

Read Full Post »

ASHTON ESG – Estate Sun Grown

ASHTON ESG:21 Year Salute(上),22 Year Salute(中),20 Year Salute(下)   ASHTON ESG 系列雪茄,是在 2005 年左右,由雪茄大師 Carlos Fuente Jr.(這位雪茄大師是創造 ASHTON VSG 系列的 Carlito Fuente 大師的父親。)所成功創造,主要為了慶祝 ASHTON 雪茄公司從 1985 年創業至今,這 20 多年來在雪茄界的商業成功。ASHTON 雪茄公司計畫從 2006 年開始,直到 2010 年,每年只生產一種尺寸的 ESG,作為每一個 20(+) 週年的紀念款。而直到第五款 ESG 在 2010 年上市後(24 Year Salute),從 2011 開始,這五款 ESG 每年便會開始同時生產,做為 ASHTON 雪茄公司創業 25 週年的里程碑。

Read Full Post »

ASHTON VSG Round 1999 (上) & Belicoso No.1 (下) 大部分的 ASHTON 雪茄皆由 Fuente 家族所調配和捲製, 因此,在許多 ASHTON 的雪茄上多多少少的都可以發現到 Fuente 家族雪茄的特色,例如雪茄整體的香氣和口味表現或是煙葉的發酵及捲製技巧。目前市面上有些名牌雪茄,縱然多數的品質和口味相當優異,不容懷疑也難以複製,但價格卻往往決定於〝品牌價值〞或是〝某位雪茄大師的傑作〞,讓實際購買的價格常常無法直接的反應在雪茄本身的實力表現,造成了些許的遺憾。但是 ASHTON 卻是少有的真正讓我有物超所值感受的所謂名牌雪茄公司:雪茄大師的傑作+上乘精選的煙葉+精良的捲製工藝的 Beauties,卻可以用非常合理 (甚至低於預期,例如 VSG) 的價錢就能擁有,甚至連機器製的小雪茄的表現還優於許多一些所謂名牌的手製雪茄。這種用心、貼心和誠心,在眾多非古巴雪茄名牌中,我第一次在 ASHTON 上感覺到。

Read Full Post »

La Aurora 1495 Cameroon 1994 (5″ X 44)

外觀: 9.50  結構: 9.50  燃燒: 8.50  煙路: 9.50  味道: 9.50  一致性: 9.50 我接觸的第一支非古巴雪茄就是由 Cameroon 煙葉作為茄衣所捲製的,那股獨有的辣味讓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Read Full Post »

外觀: 10.00  結構: 10.00  燃燒: 10.00  煙路: 10.00  味道: 10.00  一致性: 10.00 Stradivarius,除了用來代表這 300 多年來無法被複製的小提琴絕品,也被用來形容舉世頂尖的精品。而 Stradivarius de los Maestros 雪茄,毫無疑問的,絕對是雪茄大師工藝的絕世之作!

Read Full Post »

對於市面上諸多不同穀類所釀造的威士忌,我只對美國肯塔基產的波本威士忌情有獨鍾!肯塔基波本威士忌由於其釀造所使用的穀類與陳放橡木桶的時間還有橡木桶的材質不同,造就了她與其他威士忌 (如蘇格蘭威士忌) 口感及味道非常的有著非常大的差異。酒質濃厚,入口瞬間強烈的濃郁穀物香氣與酒氣,瞬間在舌上收斂,久久不散,加上其剛猛的酒勁,非常奔放的特性讓每一口純飲讓我似乎到達涅盤。這種恍若置身極樂世界的樂趣到目前為止,我還沒在其他種類的威士忌上深刻的體驗過。 這些年來以來,我只喝 WILD TURKEY 的 RARE BLEED 波本威士忌。毎一滴的 RARE BLEED 都讓我意猷未盡,其酒質過於濃厚,常常都會讓我的喉嚨不太舒服,但是整體的表現卻是難以取代的。 前陣子把 “地雷震” 漫畫重新的複習了一次,赫然發現漫畫中的主角 – 飯田響也,只喝 Maker’s Mark 波本威士忌。而身為飯田響也 Fans 的我,Maker’s Mark 波本威士忌當然必須一試。當 Maker’s Mark 波本威士忌一入手時,不規則的酒瓶設計,隨性由瓶蓋流下的封蠟,讓我印象深刻且愛不釋手。與其他波本威士忌釀造公司使用的配方不同,Maker’s Mark 使用紅冬麥與大麥取代裸麥,賦予了 Maker’s Mark 威士更加細緻複雜的口感,而酒質依舊濃厚,口感更加醇厚,但是後勁卻是增強不少,因此,喉嚨再也不會不舒服,但是頭卻暈的更久!的確,Maker’s Mark 波本威士忌所表現的特質非常符合飯田響也的個性,而我也慢慢的習慣了她的特質,習慣她帶來的美好,漸漸的再也不喝 WILD TURKEY了。每當我純飲完一杯 Maker’s Mark 波本威士忌後,我常常都會誤以為:我好像又離極樂涅盤世界更進了一步!這種微醺的感覺只有在 Maker’s Mark 波本威士忌上才體會的到。

Read Full Post »

Next »